多干几行的好处

阅读数:559

  我一向对那些从事过多重职业的人啧啧称叹。他们是一群拒绝定型的人,一群乐于体验各种角色(有时是同时体验不同角色,更多的时候是先后体验)以打破常规的人。对我而言,他们属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那类商人——他们不断变换着职业,在转行时积累下新的技能,在不同领域取得巨大的成绩。毫无疑问,作为一位企业家的真正乐趣之一是,你不会困在一个令人窒息的职业里,你可以自由翱翔。 

  过去,人们对这种频繁转行的偏见远不像现在这么大。像本杰明 富兰克林(Benjamin Franklin)这样的人并没有被视为半吊子,尽管他曾当过作家、发明家、印刷工和政治家,还做过其它无数工作。但最重要的是,富兰克林相信一点:人应在世上雁过留声,不应虚度光阴。我的墙上贴着一幅英国皇家艺术学会(Royal Society of Arts)的海报(富兰克林曾是该学会会员),海报上引述了富兰克林的一句名言:“如果你不愿在辞世化作粪土后就立刻被人遗忘,那要么就写点值得一读的文字,要么就做点值得记载的事情。” 

  这类传奇式的多面手肯定是些精力旺盛的人,永远都不需停顿,同时谱写着三种不同的人生,而我们其余的人甚至在一种人生中都很难有所进展。不过,人们毫无理由必须在半个世纪里执着于一条职业轨迹。既然在70岁前,我们可能都得为了生计而奔波,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计划在中年之时转向另一个奋斗领域呢?如此一来,我们就可避免因固守一个行当而感到厌倦。 

  距我们更近的一个多面手是约翰 弗里曼(John Freeman)。他的开创性系列电视访谈节目《面对面》(Face to Face)曾在1958年至1962年间播出,该节目的DVD版刚刚由英国广播公司(BBC)重新发行。弗里曼干过的行当多得惊人。大学毕业后,他曾于二战时期担任军官,任工党议员10年,然后又当过广播员、《新政治家》杂志(New Statesman)编辑、英国驻华盛顿大使、伦敦周末电视公司(LWT)董事长,最后在加州任大学教授。近日他度过了自己96岁的生日。在21世纪,有谁能像他这样如此完美地实现职业转换?恐怕这类人会被视为半瓶子醋或是没什么真本事的人。 

  然而,你在各行各业积累下的经验无疑可以具有会非常宝贵的价值。如果你数十年来只专注于一个狭窄的行当,那么你可能会变得目光狭隘、思维过时。我承认,要想在任何一行脱颖而出,“领域内知识”都是至关重要的。但是,20年的时间肯定足够一个人真正地变成专家。接下来呢?抛弃所有受过的训练、相关资质、人际网络和参考点,无疑是令人心惊胆战的一步。然而,在一种平淡无奇的环境中生活,又有何令人兴奋之处呢?我们每个人都应当把毕生在新领域获取知识当作一个根本追求。 

  对那些把人严格归类的人士来说,罗纳德 里根(Ronald Reagan)是另一个令他们颜面扫地的范例。最初,里根曾是一名小有成就的好莱坞演员,在美国陆军服过役,而后成为一名工会领袖,即美国影视演员协会 (Screen Actors Guild)主席。接下来,他担任过通用电气(GE)的发言人,后来又当选为加州州长。上世纪80年代,他曾两次当选美国总统,被很多美国人视为当代最成功的美国总统。他熟练地利用早期的工作去赢得公众认可、掌握公开演说艺术、理解领导才能并修得对普通公民的吸引力。相对于以党务工作为职业,这是一种更有趣的、获得判断力和可信性的方式——如今,许多政客似乎把党务工作当作一种实习期。 

  并非所有人都有能力在风华正茂之时频繁改变自己的谋生之道,但是,很多人未能做到这点实际上是因为恐惧或懒惰。然而,一旦在名义上从第一职业“退休”,即便是谨小慎微的人也能享受到新生的快乐。我们每个人都具备多种才能,都应把揭开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二幕甚至第三幕当作目标。 

上一篇:能力比职业资格证书更重要 下一篇:职场好人缘的修炼之道